LED网  |  免费注册  |  帮助中心  |  找回密码  |  English

全部技术

LED应用 谁让它回归光品质?

来源:LED老总群    时间:2015-07-30    【字体:

  随着照明级的LED光源在材料技术、制造技术、应用技术的日渐成熟,若干年后的某天基于环境恶化问题日益严重,经济无序发展,世界各国节能减排压力巨大的现实下,LED的照明应用终于被点爆,被点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LED所发出的光有多优秀,而是因为LED的节能性,基于这点,政府政策引导、媒体推波助澜、投资纷纷涌入、与之相关的不相关的制造企业纷纷转产及时介入,不问技术是否可行、能力是否足够、条件是否具备,几年后LED一片,都冲着LED的节能性、得到国家产业政策支持、冠以“战略性新兴产业”的堂皇而攻城掠地、设点布局。

  但是,人人出于LED的节能性考虑,有谁曾认真关心过LED应用技术里的光品质?

  那好吧!国家说LED节能应该推广,国家政策在做了,并设定传统白炽灯的死亡时间,路线图也非常清楚清晰明了按计划实施,就是希望将“耗能”的白炽灯照明让位于LED照明,还拿出所有城市的道路照明部分,作为LED照明应用的“实验”靶场,这下你们相信了,相信LED天地广阔,前景乐观美满,所以就不断涌入做“节能”的LED灯具忽视做“光”!看看截至2014年所有已实施安装LED路灯的城市道路,光品质如何?

  光参数部分

  配光、眩光指数控制等指标在2013年之前严重被众多LED制造厂家忽视着,而一味追求亮度、照度。

  眩光指数控制对LED路灯提出严格要求,需要LED厂家在灯具设计和配光设计时,是一种高难度的矛盾统一,比如,120度的发光角和140度的发光角所产生的眩光绝对不能同日而语。市政部门的业主方也相信LED宽发光角的LED路灯能减少每公里的灯杆数,这需求是实在的,但应用矛盾问题也是存在的,或许,这问题至今悬而未决。

  透镜材料的选择对于道路照明用的LED路灯绝不是好主意!对于存在各种各样不同使用环境下,耐磨、耐高温、抗老化、变质、抗污染等问题,在应用过程中同时也导致光折损、光色改变等问题。

  对于LED的应用,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,如LED发蓝色的光与黄色荧光粉混搭后取得白光,光谱里缺少红光,LED光是否因富蓝化而对长期活动于这样挑环境下,对人是否构成伤害?工艺过程原因和材料品质原因造成的色温偏差、偏红、偏绿等等还需从事LED应用技术的人停下为低价服务的不断进步的技术思路,回归工匠心态,造光,造让人满意的应用。

  对于LED行业的发展,行业人士蔡明认为,凡事被列入国家战略性行业的基本上都很惨,大家一窝风的上,先打概念战,成熟后再打价格战,赢家是拿到政府补贴和混上市的LED。当时看到勤上光电达到照明级时,瞬间颠覆了自己对半导体发光二极管的认知,当时就有想向LED下跪的欲望和冲动,从而狂热地爱上了LED,爱上与LED有关的所有应用,当然,那时还没知道进入战略新兴产业状态的LED,又会产生什么颠覆性的效果(或者说是后果)?

  从原始应用状态,或者说本人从基础业务干起阶段,对LED应用变化的感受。当时,为了推广LED,地方政策、国家政策纷纷出台“科技专项补贴”项目。

  究其原因有二:

  一是利用政策手段、补贴支持手段推广LED应用;

  二是稀释当时LED灯具奇高的价格

  其代表政策有:高科技专项补贴、十城万盏、百城千店等等科技应用项目。

  当时所有国家层面、地方层面出台的补贴扶持政策都围绕着“节能减排”这个所谓国策而展开。从而,LED的疯狂,就从以上的利好因素让人疯狂进入,这种疯狂不一定是冲着节能减排而来,是冲着国家政策扶持而来,就是因为这种疯狂,LED的节能效果真如宣传般神吗?

  其实不然!LED对传统灯具节能比,绝对没有众人宣传中出现次数最多的65%以上。这时,国家对LED的利好政策,疯狂吹嘘,首先是让LED制造者在疯狂中掩盖、忽视了LED节能技术的真实性,这是我要说的,LED人在政策的“召唤”下,让LED在应用方向中第一次出现了“误区”,或者说是“误引导”

  商业模式上,LED被用于合同能源管理项目(EMC),至于在项目表现上是否成功?从事照明节能的合同能源管理项目是否取得相应的经济利益?

  前面提到,当大家以为LED天地广阔,前景乐观美满,就不断涌入做“节能”的LED灯具忽视做“光”!丝毫没有关注过光品质究竟如何,LED制造行业有多少不专业的人做着不专业的产品!

  曾记得,张海伟张总对封装的光源质询:每一轮应用下来,LED灯具成功了吗?

  是的,似乎成功了!看看铺天盖地的LED,看着应用增长的数字,伴以的政策手段,成功了……

  但是,成功的LED我这个算是半个LED粉的人家里再次安装了LED灯,再次都拆下了。

  原因是感觉,对光的感觉,说得专业一点是光感吧!

  白天在办公室已经受够了LED的光,回到家里感觉非常紧张,或许是LED牵涉到富蓝化,跟雷蒙张总交流时,一番话让我对LED的敏感找到了答案:LED光大部分是缺乏红光,这样严重影响了光的饱和度,所以长时间对着LED光,我的紧张便由此而起。

  那么,这个光品质在第一轮应用中,工程师们有没关注过?

  其实大家很清楚,LED这个行业是个“怪胎”行业,从行业面而言,存在既合作又竞争的态势,因为,从事封装的随时向下游的灯具延伸,做套件的随时有可能成为业内强悍的一员。

  还有一个行业的事实是,你目前手头上拥有颠覆性的技术,没用,应用点还没达到这个点上,没有形成规模应用影响着LED这个大盘子。

  如长方照明几年前采用“阻容降压”的电源方案出了质量事故后曾成为行业内笑柄,那么现在看看,还有人敢笑这种应用吗?

  多年前,东莞石龙、石排率先利用补贴政策实施的LED路灯,那时时不时开车晃荡到这两个镇去看LED灯,那种象月下行走的感觉让很满足,但过了半年后,感觉这两个镇某些路段的灯光先是边缘发绿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绿,

  那时曾在开玩笑说,能发出绿光的LED就是绿色照明,不过玩笑归玩笑,从应用技术角度而言质疑,发出蓝光的LED芯片点黄色的荧光粉得出的白光技术上是否可靠?

  随着2013年《广东省推广使用LED应用方案》的终止,以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实施的项目逐渐也结束,14年的某个深夜的晚上在深圳街头驾车游荡,记得是游荡了两个多小时,回到酒店后发现无论大堂的灯光还是房间的灯光都很暗淡,那是因为,第一阶段推广应用的LED路灯,产品缺陷的技术之一的眩光控制方面差强人意。

  所以我有了“基于业主方压力和夸大LED的大角度出光可以节省每公里的路灯灯杆数量”,我们做到了大角度出光,却没办法控制好眩光

  当时也曾经对中山火炬开发区某路段所谓“越亮越好”COB路灯的样板路段进行测评,发现在亮白的照明环境下,从第二条灯光走过来的人象纸片一样飘来,也是眩光惹的祸,还有LED的出光特性没有进行很好的配光,让我活见鬼了。也就是说,第一轮应用问题没解决好的问题之一是眩光控制。

  光学材料

  关于我们所有LED灯具使用的光学级透光材料的PMMA,应用于户外照明产品绝对不是好主意的产品,无论你的材料多么先进技术多么牛逼,在抗UV、耐热、耐老化、耐风沙、耐酸性污染方面都在一段时间使用后束手无策,多年前在新疆的火焰山附近做了一个应用试验,风沙的长时间吹刮,恭喜,这种使用环境若给透镜造一种喷砂效果绝对不花成本,但在LED灯具应用上,这样的效果让LED产生一种像光衰的“光折损”。

  再经炎热夏天太阳暴晒,LED路灯灯体是铝合金,当环境温度是五十度时,铝合金灯体的温度有七十多度,透镜在这种温度状态下开始发软,再经风一吹,长时间的循环往复,一段时间去看路灯,那里还能看出透镜原来的样子?它象泪水一样随风悬吊着,具有极强的指向性,当时就看得脸色发青。

  所以我每遇到光学导师就问这个问题:光学透镜是否可以采用玻璃?

  回答都不让人满意,要么说玻璃的透光率低,要么说配光成型困难……真是这样吗?

  陈炳泉觉得,既然LED的上、中、下游及周边配件能形成产业,透镜材料也可以采用玻璃制作,只是在应用技术上的急功近利导致PMMA成为LED灯具离不开的材料,现在的真空成型、提纯技术可以让玻璃也能成为光学材料的王者。

  谈到光学透镜,行业人士童玉珍认为,光学透镜采用玻璃当然是最好选择。有硬度,透光性好,没有吸水性,抗腐蚀强。但在制备连体式透镜方面,确实存在加工困难。但是PMMA比玻璃加工容易多。

  另外行业人士陈镒明也说道,已经有摆在那的汽车大灯的光学玻璃技术,透镜可以朝这个方向去思考。对此,蔡明认为,路灯的非对称配光比较难做,成品率低,后期靠打磨,成本限制太低。之前找汽车玻璃的厂商做,但沒搞出来,后来还是找个十来年经验的专业LED玻璃透镜厂家做出来的。

  让应用回归,离不开从事LED技术贴地气研究的努力,让“大照明”族里的LED产品回归极致照明。

更多LED相关资讯,请点击中国LED网或关注微信公众账号(cnledw2013)。
更多新闻